<b id="IKMwmsO"></b>
      1. <ins id="IKMwmsO"></ins><bdo id="IKMwmsO"></bdo>

        1. <mark id="IKMwmsO"></mark>

          “臣字款”画作的是与非

          “臣字款”画作的是与非

          记者查阅阿里拍卖近2个月的线上土地标的成交记录发现,除了金融街外,包括碧桂园、珠江实业等房企均在此平台上有拍得土地资产的记录,其中碧桂园以亿元拍得广西玉林万平方米土地使用权,珠江实业以1亿元拍得广州增城3070平方米国有土地使用权,且拍卖过程中均经历了一百多轮叫价。

          “臣字款”画作的是与非

            意大利的“外援”画家郎世宁大名鼎鼎,一是画艺高,二是在皇宫行走,一生颂圣,自然得到朝廷的褒扬。

            乾隆喜欢郎世宁的作品,《平安春信图》《乾隆皇帝朝服像》《哨鹿图》《乾隆戎装像》,记录、描写了乾隆人生的一瞬间,让一朝有为君主志得意满的样子凝固在画布上。史料记载,乾隆暮年常看这几幅作品,有他题跋的作品会让自己陷入沉思。

            尽管是“外援”,毕竟在中国的皇宫工作,郎世宁很讲“政治”。

          乾隆召郎世宁进宫,为他喜爱的嫔妃画肖像。

          一天,神清气爽的乾隆进入画室,郎世宁放下画笔行礼,请乾隆评判画作。

          乾隆看着画布上的嫔妃,满脸笑容地问郎世宁:昨天你所画的妃子中哪一个最漂亮?郎世宁低垂眼睑,低声回答:我没有细看她们,我在数陛下房上的琉璃瓦。郎世宁的回答,乾隆觉得很有意思,又问:那么琉璃瓦有多少块?郎世宁即刻回答:30块。

          乾隆“哦”了一声,叫太监去数,果然是30块。

          乾隆笑起来。

            “主旋律”意识强、也有政治敏感的郎世宁在康乾盛世的中国活得有滋有味。

          乾隆三十一年六月初十日(1766年7月16日),在中国生活、工作51年的郎世宁于北京辞世。

          乾隆赐予侍郎衔,赏银300两料理后事,厚葬北京阜成门外的外国传教士墓地。

          我去过这块墓地,那时,脑子里纠缠“传统”与“现代”的诸多问题,就想起埋在那里的利玛窦。

          谒拜了利玛窦的墓,又看到郎世宁的墓,那块高大的墓碑,依然在记忆里存留。

            青年时代关心利玛窦,中年了,对郎世宁发生兴趣,也是一个诡异的问题。

          是思想贬值了,还是器物价值估高了?  郎世宁的画在拍卖行有惊人的市场表现,为此,郎世宁被公共视线捕捉,屡屡提及。

          高大上、红光亮,歌功颂德,豪气冲天。

          看久了,恍惚中觉得郎世宁是一架照相机,他用画笔“拍摄”了帝国的宫中故事,只是看不到人间的冷暖,生命的感伤,也看不到郎世宁的内心。

            “臣字款”的画作,是郎世宁留给人间的重要作品,也是因为这批作品,郎世宁被中国人牢牢记住。

          所谓“臣字款”画作,即郎世宁的遵命画作,署名款千篇一律,要么是“臣郎世宁恭画”,要么是“臣郎世宁奉敕恭绘”等。

          名姓前写“臣”字,说明这件作品是为皇帝所绘。

          胡敬《国朝院画录》收录郎世宁56件画作,庶几为“臣字款”画作,其中包括《百骏图》《哈萨克贡马图》《平安春信图》等。

          看着郎世宁“臣字款”的画作,我目瞪口呆。

          无疑,这是精心构思的创作,这是主题明确的描写,稍许夸张的历史史实还在时间的维度里,经得起推敲。

          隆重的颂圣,皇帝是每一幅画作的主角,也是灵魂。

          顶天立地的形象,是帝国的容颜;纵横沙场的将士,是帝国的力量;瑞兽与祥植,是帝国的富有;大地与河流,是帝国的血脉。

          “臣字款”的画作,裹挟着帝国意志和权力威严,把一个民族的尊荣描画在宽敞的画布上,供一人欣赏。

          这时,郎世宁是帝国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工具。

          即使画嫔妃的肖像,他也是轻看一眼,便去数皇宫的琉璃瓦。

          于此我们可以推断,画画的郎世宁很冷血,而冷血的艺术家何尝能画出有丰沛感情和生命冲动的艺术作品。

            我不喜欢郎世宁的画。

          他本来不是为我、为我们画的,我们喜欢,是不是有点矫情。

          看郎世宁的画,看多了,也会看到稍许顺眼的作品,比如《阿玉锡持矛荡寇图》《阅骏图》,前者描写了一位英勇杀敌的军人,骑马,端枪,义无反顾。

          马的动态,叫阿玉锡的军人的威武,跃然纸上。

          《阅骏图》很有诗意,三个人围一匹骏马,品评短长。

          遗憾的是,品马的地点是在皇家园林,楼阁,树石,湖水,烘托着赏马的人。

          与马对视的人,也是三人中最高的人,是乾隆皇帝。

          《阅骏图》,多好的题目,可惜,被颂圣理念击碎。

            相比较而言,郎世宁非“臣字款”的更顺眼一些。

          这些画,是给朋友画的,当然,朋友中不乏王公大臣,但相对亲切轻松。

          画画的心态,自然松弛。

          其实,这才是画出好画的心态。

          有趣的是,非“臣字款”画作,骏马题材居多。

          骏马是丰富的意象,寓意也深。

          何况郎世宁是画马高手,给求画者画马,不会产生非议。

          深锁皇宫,郎世宁不易。

          (张瑞田)+1。

          (责任编辑:佚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