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军“霸屏”文化自信讲四川好故事

2018-02-08 00:00:10 来源:世爵娱乐平台

川军“霸屏”文化自信讲四川好故事

“根据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的规定,不得设立实施义务教育的营利性民办学校。

川军“霸屏”文化自信讲四川好故事

2017年,对于四川电视行业来说,是非凡的一年。

去年,四川为央视综合频道黄金时段输送了《我的1997》《索玛花开》《天下粮田》3部优质大剧,掀起了一股电视川军的霸屏现象。去年年底,在省第十四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表彰暨全省振兴影视工作会议上,明确了影视创作要出精品,在思想内涵、艺术创作、制作水准上求精,更好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文化需要。

2017年,在振兴四川影视的过程中,影视川军深入挖掘本土文化内涵,讲好四川故事,传播四川好声音。

用文艺作品表达文化自信讲述人:刘康(凉山文化广播影视传媒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在过去的三年,我们公司出品了一部电影和两部电视剧,特别是2017年,我们的《索玛花开》作为我国首部反映少数民族地区脱贫攻坚主题的电视剧,登陆央视综合频道黄金时段,收视、口碑双丰收。

我们的作品力图讲好本土故事,通过文艺作品来表达出我们是谁。  深入生活了解民情既是我们创作的源泉,也是主创获取创作灵感的前提条件。《索玛花开》主创团队在2017年1月至5月,先后多次进入冕宁县、普格县、昭觉县、甘洛县、西昌市等地采风、体验生活,了解当地贫困状况、脱贫方式,对脱贫工作中遇到的困难以及脱贫工作开展情况有了更深的理解。

  我们精心选择拍摄地点,最终在海拔2600米以上的冶勒风景区,通过影视作品展现了秀丽的自然风光,绚丽多彩的民族风情,以及淳朴的民风民俗。

电视剧在央视播出,不仅提升了凉山的知名度,而且对凉山的旅游发展战略产生了巨大推动作用。

我们在创作中发现,一定要把大故事和小故事充分地融合在一起讲述。

大故事要准确,因为它体现了这部剧的价值观;小故事一定要精彩。

大故事决定了作品的格局,小故事决定了作品的可看性。

此外,制作的手法一定要创新突破,艺术的规律在创作中发展。

在创作过程中,前期和后期不能截然分开,不能老是等前期拍摄完后再剪辑后期,我们的工作方法其实从串联工作法演变成并联工作法,在片场,后期团队直接进入拍摄现场,一个团队在拍,一个团队在编,编的过程中出现了问题,能够迅速反馈,这样才能既保证进度又保证质量。2017年我最大的收获是:很高兴通过我们在艺术创作和工作方法上的努力、改进,让全国观众看到《索玛花开》这部剧,看到脱贫攻坚战中的凉山故事,表达出老百姓的文化自信,也从中找到如今脱贫的内生动力和希望。今后,我们还要更好地讲好凉山故事、四川故事、中国故事,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优秀文化艺术作品。我是民族传统文化的获益者讲述人:马嘿·阿依诗莎(电视剧《索玛花开》吉克史薇扮演者)去年拍《索玛花开》,再一次走进拍地摄冶勒,感觉非常亲切,因为电影《我的圣途》也是在那里拍摄的,自然风光很美,像一幅幅山水画赏心悦目。那里的彝族同胞还是那样的亲,那样的质朴、善良、可爱。导演选中我来饰演吉克史薇,可能因为我本身就是彝族姑娘,他也看过《我的圣途》,觉得我的形象和这个角色比较符合吧。《我的圣途》是彝族首部母语电影,用自己的母语去演戏,那是很骄傲的事情。《索玛花开》是一部现实题材的电视剧,展现了当下彝族农村同胞的生活状态。前段时间我去到布拖县,见到了很多奋斗在扶贫工作一线的干部,他们都看了《索玛花开》,也都很喜欢,他们说,做扶贫工作的时候,确实像电视剧中演的那样,他们也从中学习到了很多经验和知识,我也为我曾经出演过这部剧自豪。在这部剧中,我结识了优秀的导演、优秀的演员,跟他们在一起学习很多。  除了专业能力得到提高,我还从这部剧中深刻地感受到文化自信,我自己也是民族文化的受益者。我从小就对彝族服饰情有独钟,到北京学习和工作后,在拍摄、演出、录制节目、参加活动时,也会需要穿着民族服饰,但始终找不到最合适的服饰,慢慢地我开始自己研究彝族刺绣、传统服饰。  2015年,我和妹妹成立了自己的服装工作室。《索玛花开》中的彝族传统服饰,大部分是由我工作室提供的,包括女一号王力可的彝族服饰等。  参与《索玛花开》,收获是巨大的:我看到了影视带来的巨大机会。我们的工作室从成立到现在两年多,在拍摄《索玛花开》期间,从最初的两个创始人,慢慢发展成为由专业经理人、彝族著名设计师、民俗文化专家、民间刺绣工艺者以及香港厂家组成的强大团队。我们姐妹通过自己的理念和对民族文化传承的坚持,打造了一个自己的彝族服饰品牌。我想通过自己的行动,通过彝族服饰之美将民族的文化传播出去。这颗种子,在我和妹妹多年的艺人道路上,一直埋藏在心间,直到时机成熟,发芽生长。

(责任编辑:admin )